歌航

喜欢甜食,偶尔来份黑暗料理

提前通知一下我要停一段时间。以后什么时候更也说不定。

南羽都恋爱指南:当风天逸变成孔雀

“皇叔,我要吃你做的生切十二品。”风天逸闲来无事,爬到风刃怀里撒娇。鸾凤成鸣不是吗?风天逸心里算计着,怎样才能让风刃给自做这道菜。

风刃摸摸风天逸的脑袋“羽皇真想吃?”

“当然了,可是我最爱吃的菜呢!”

风天逸打的什么主意,风刃自是清楚的。

“好,天逸想吃,皇叔就给天逸做。”反正也是自己宠出来的,再多宠一点也没关系。

风刃拍拍风天逸。“天逸先起来,不然皇叔怎么去做饭?”

“嗯,嗯……”风天逸有些恋恋不舍,在皇叔腿上躺着可是很舒服呢。

风刃看风天逸在自己两条腿之间来回扫视……

“怎么?是不是本王昨天没能喂好羽皇?

风天逸……“皇叔,我要吃生切十二品!”

“羽皇要吃什么?”

风天逸……自己的皇叔真是恶趣味。

“好好好……我不欺负你了,乖乖的。”

风刃亲风天逸的嘴角,心情很好的离开了大殿去宣勤殿的厨房。

风天逸在风刃走后,伸手用手指点了点被风刃吻过的地方。可真是越来越令人心动了呢!

在风刃去厨房的时间里,风天逸开始翻风刃的东西。要知道风刃在做摄政王之前可是最喜欢出去游玩的,也不知道会有什么样有意思的东西……

等风刃带着生切十二品回来的时候没见到风天逸,故做可惜。“羽皇政务繁忙回去了?算了,回都回去了,这生切十二品也只有自己享用了。”

风刃故作失忘的摇摇头,一只白色的孔雀从风刃的寝宫里跑出来,站在离风刃一米的距离 风刃向前一步孔雀就后退一步。

裴钰看到孔雀,以为是从外面跑进来的。上前驱赶,风刃拉住裴钰。在看到那只孔雀的眼神后风刃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那眼神不是风天逸,那还能有谁呢?

“裴钰,你再赶下去就是要杀头的以下犯上了。”

风刃上前抱住浑身雪白的白孔雀。

“这……这个白孔雀……是……是……”

“是什么?这孔雀是本王新找来的宠。你知道了?”

裴钰立刻低下头“是,王爷。”

裴钰带着殿内的待者全部退下……

在只剩孔雀和风刃后……

“不会说话了?还动不动皇叔的东西了?”

“不敢了!皇叔,天逸不敢了。”风天逸用孔雀脑袋讨好可顶顶风刃。

风刃……“算了,你这个变身有特定的时效,等过段时间后你就可以变回来了。在那之前,天逸你先在皇叔的宣勤殿呆一段时间吧!”

(说的好像以前不在这似的)

风天逸啄啄风刃,表示自己明白了。又啄啄风刃的手,用嘴指向装着生切十二品的食盒……

“这时候还想着吃?风天逸,你可真是心大!还有要干什么不能用嘴说?有本事动皇叔的东西,没本事说话。”

风天逸听皇叔的话,鸟头埋的越来越低了……风刀摸摸鸟头,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天逸……

风刃的目光有些发散,风天逸动的,应该是自己在年轻时得到的一个玉佩。想当初自己也被那玉佩阴过的……

“皇叔……那皇叔是什么颜色的呢?”

“是紫……”风刃才发现风天逸从自己这里套话。

“你这……都会套话了。皇叔这有保持你这模样的物件 ,看来侄儿很想尝试啊……

风天逸……

风刃看风天逸乖了,就继续刚才的思绪想当初自己游历大陆时寻到的像那玉佩的东西可不少呢!希望,别被天逸翻出来。那些东西……不想也罢。

“皇叔……”听到风天逸软绵绵的声音 ,风刃才发现,原来风天逸已经睡了。

“还是睡着的时候,最可爱!”风刃抱着孔雀走进寝宫……

南羽都恋爱指南:私人定制

接上一次的
南羽都,风刃和风天逸叔侄两人一年四季每一个季节都要做四次衣服,一年下来也就是要做12次。

如果按往常来,摄政王风刃的衣物是最好做的。只要有两点就好,一是不要太过鲜艳的颜色,二是要大拖尾。

但这次同往常不一样了,风天逸要亲自为风刃设计。这摄政王还真是得圣宠啊!

风天逸在上次金屋藏娇事件后就一直期待着下次做衣服的日子 ,自己可是有很多样式的衣服想让风刃穿呢!

宫中众人都知道羽皇近来一直呆在自己的祁阳宫不见任何人,还命F4搬了很多关于制衣的书籍……

风刃近来闲来无事,便把栖梧琴找出来,点上熏香,好不自在。

“裴钰,羽皇最近又在谋划些什么?怎的连上朝都心不在焉?不该啊……”

离上次金屋藏娇有一段日子了。金屋也被留了下来,这回又想干什么?

“王爷。陛下,最近沉迷于制衣。”

“制衣?”

“是的,王爷。”

“哦……这小家伙。”唉,别人家的都是多乖多乖。他倒好,也不念着点自己皇叔的一把老骨头。

风刃听到裴钰说制衣,就想起来当初答应风天逸的事就不禁扶额,真是嘴快。

风刃停下抚琴。“走,去看看羽皇在干什么?”

带着裴钰就往风天逸的祁阳宫去了。

祁阳宫……

风天逸正在认真的画着衣服样式,还把布料也标明在纸上。在风天逸两边各有一摞很高的稿子。

看来羽皇在建筑方面没能有建树,到了给自己皇叔做衣服时就将才华体现的淋漓尽致了。

“看来羽皇很忙啊,那本王就先回去了。”

风天逸一听到是风刃来了,就立马将自己手里的稿子藏在身后。

“皇叔,别走……”

“天逸,刚才那是什么?”

“是没画好的设计图。”

“那侄儿更应该拿出来了,让皇叔看看,看皇叔能不能帮忙改改。”

“皇叔……”风天逸刚想要萌混过关,但看到风刃不为所动,就将稿子拿了出来。

风刃从风天逸手里把画抽出来 ,仔细端详着。

“不用解释一下吗?”

“皇叔……”

“羽皇要想清楚哦!”风刃上前拍拍风风天逸的肩膀,笑得很是温柔。

“皇叔,我错了。”

“天逸何错之有?这衣服不是很漂亮吗?天逸这是想送给哪家姑娘?说出来,好让皇叔赐婚。你说是不是?”

风天逸……

他发誓,自己一定是从皇叔的话中听到了威胁。

“皇叔!不是……不是的!天逸想看皇叔穿。才没注意画出来的。皇叔……”

风天逸可怜巴巴的望着风刃,希望自己能被从轻发落。

“这样啊,皇叔这也有一件这样的。不知道……能否请羽皇穿上。好让皇叔看一看啊!”

“皇叔!”。

风逸笑了出来。

“真是可爱啊!也不想想皇叔一天到晚可是要处理政务的。哪有那么多时间。”

风天逸……皇叔你高兴就好,才怪!我要离家出走。

“好了,我把这张画处理了……剩下的拿到制衣局那里吧,皇叔不可能下个月没衣服穿吧。”

风刃当着风天逸的面把图纸撕了 。

风天逸惊喜的看向皇叔,眼里还有点不相信……

“是真的,皇叔都答应天逸了,怎么能反悔呢?不过皇叔可是要利息的。”

“那个……皇叔为天逸日夜操劳,应早作休息。来人,送摄政王回宣勤殿。”

“陛下不想吗?那不如本王让人先赶一件出来吧。陛下,您觉得如何?”

“不如何,皇叔想要什么自己来取就是了。”

风天逸咬牙切齿的对风刃说……

风刃公主抱起风天逸,心想:还是公主抱最好。

“皇叔,不可白日宣淫 。唔……唔……皇叔……”风天逸被风刃放到床上的时候如同脱了水的鱼,只有喘息的份,任风刃动作……

-拉灯-

南羽都都恋爱指南:金屋藏娇3

连上次的2
“王爷,羽皇说了。不让你离开。”雨瞳木因为猜拳输了。只好忐忑的进来面对心情未知的摄政王。

“羽皇干的不错,衣服、待卫、吃食……准备的很齐全。”风刃越说越温柔,雨瞳木越听越害怕。

陛下,属下今天可能就要以身徇职了。但即便内心泪流满面,脸上也要带着羽皇吩咐的微笑!

“王爷说的是。羽皇说了,只要王爷不离开什么都可以。”

“包括杀了他忠心耿耿的属下吗?呵呵。”风刃恶趣味大起。

"这个陛下没说不可以。”希望别!

“什么都可以?”

“什么都可以,除了离开。”还有杀人……

“好好在这守着等羽皇回来吧!只不过,现在……你还想在这继续呆下去?再呆下去,到时候想要杀人的可就不是本王了。”

“王爷说笑,属下这就离开。”真是再也不想面对摄政王了。

等到雨瞳木离开后风刃抬手敲了敲床板,床板居然从中间打开了。

“就这样,还想`金屋藏娇'?天逸,你要我怎么说你?”拿着灯走进地道,在外面还能看听到风刃的言语。(让我们为天逸祈祷吧!)

“怎么办……怎么办……”

虽然把皇叔金屋藏娇了还公主抱了,但……但……但是,我……我害怕皇叔秋后算账啊!皇叔要是生气怎么办?

来找风天逸的雪凛看到正在苦恼的风天逸咋咋嘴,羽皇你把人都藏了,现在怂了?呵呵,不过要是自己的话也肯定会怂的。毕竟自己的好友有什么恶劣的性格,自己也是知晓的。看来自己要请假几天了,看羽的样子,该是有几天上不了朝了。

“禀陛下,微臣身体有些不适。想要请假几天。恳请陛下,准假。”

禀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信念,向风天逸请了假。

“准了,雪大人先退下吧。”

“是微臣告退。”在刚离开祁阳宫就见到了迎面走来的风刃。雪凛心里奇怪,不是给金屋藏娇了吗?怎么的?算了与自己没关系。又有好戏看了。

“王爷,今天早上朝怎没看见你人呢?微臣可甚是想念呢。哦,还有,王爷这身衣袍更显王爷迷人啊!连微臣都无法不心动呢……”

风刃看看雪漂,心想 ,这货什么时候能改改嘴贱的毛病。没理雪凛就直接进了祁阳宫

风刃看着风天逸还在独自苦恼,没注意到他过来。风刃笑着绕到风天逸背后,抱住风天逸。

“羽皇,侄儿,天逸怎么把皇叔`金屋藏娇'后就让皇叔独守空房呢”?风刃恶趣味的和风天逸咬耳朵。

“皇叔……你……你怎么……”

“怎么出来的?走出来的啊。天逸你看皇叔这身衣服可符合天逸心中“娇”的标准呢?”

之前皇叔来的太突然,没仔细看。如今仔细一看……自己的皇叔真是更加有魅力了。

“皇叔自是娇艳!”

“噢?娇艳看来陛下对微臣很是满意啊!”

“这是自……唔……”

被风刃吻上后风天逸终于察觉对方在套话了……

“皇叔……皇……叔……不要了,不要了,天逸错了 皇叔……天逸不要了……”

拉灯

“皇叔……”

“嗯?”

“可不可以多穿些其他颜色的衣服?我想看。”

“嗯?”风刃亲亲窝在自己怀里的风天逸。“天逸想看?那皇叔的衣服都让天逸来准备,好不好……”

“不许骗我。”

南羽都恋爱指南:金屋藏娇

联文,接 @夜夜流光相皎洁 的日常篇
上次被风刃提起的“金屋藏娇”让风天逸对此念念不忘。

其实这也不能怪自己,要怪就只能怪皇叔对自己太有诱惑了。风天逸也正是那种说做就做的人。

还有一点原因是,自己的皇叔最近更加有魅力了。让自己只想把皇叔藏起来,一个人看……

风刃发现,自己的侄儿最近有些不对劲。也不来找自己了,上朝也心不在焉的。这到底是怎么了?

裴钰感觉自己离死已经不远了,羽皇还居然让自己做帮凶。感觉整个世界都很是黑暗。自己到底是帮还是帮?

风天逸不管别人怎么想的。现在的他真是行苦恼。

“不行……不行丶不行……还是不行。”以风天逸的桌案为中心一米之内都是被揉皱的纸团。

风天逸将自己手中房屋设计图揉了扔到地上。因为太累趴在桌案上睡着了。连墨汁溅到自己脸上;毛笔的笔尖在自己脸上画出一道印子都没有察觉。

风刃到祁阳宫的时候,就看到这样一副景象。捡起地上扔掉的纸团摊开一看,原来是房屋的设计图纸。

风刃笑弯了眼睛,再看到趴在桌案上累的睡着的风天逸这时候还有什么是不明白的?但也没生气,就这些设计还想见金屋藏娇’?真是……太可爱了。

自己侄儿的心愿,自己这个叔叔兼爱人怎么能不让他满足呢。只是……这件事情应该从长计议。

当下最重要的事……风刃低头看看被墨汁染成花孔雀的侄子。无奈的笑笑,认命的抱起了桌案上趴着的花孔雀。轻轻吻了吻风天逸的额头。小坏蛋就不能让皇叔?省点心吗?

“皇叔……”

听到风天逸的梦话,风刃叹了口气。认命的把风天逸放到床上。

“你啊”风刃将风天逸放好了以后,又进了厨房。一个时辰后从厨房走出来。吩咐下人等到羽皇醒来后就将吃的端上去。过后就离开了 。风天逸醒过来后,环视一周并没有发现除了自己在床上以外,任何不对的地方。但正因为是这样,也更加担心起来。

自己睡着的时候风刃是不是来过?

“来人。”

“陛下”

“皇叔可曾来过?”

“秉陛下 ,摄政王确实来过,还让属下在陛下起来后把吃食端上。”

那还不快点端上来,风天逸刚醒时还有一点糊涂。但看地上已经被清理干净了,就将心放回了肚子。

皇叔应该不知道吧,应该吧?

饭食很快端了上来。看着都让人食欲大开的饭菜的美味很快让风天逸忘记了之前害怕的事了。

“今日的饭菜,谁做的?本皇有赏!”

雨瞳木见风天逸心情不错,就如实回答。“陛下,王爷进厨房了一个时辰。”我可什么都没说啊!风天逸盯着桌上的食物“生切十二品”发现雪郡主起的名字好像不错呢!“生切十二品”又叫"鸾凤成鸣"。好名字!

风天逸吃完饭后就去找自己的皇叔。

在路上走着的时候羽还真过来找风天逸。羽还真说是有一张非常好的设计图。

羽还真把自己手里的设计图交给风天逸。风天逸拿起图纸仔细端详心情大好。

羽还真的这张图纸做到了自己想要的效果。真是术业有专攻!

“好就按图纸上的去建吧!”风天逸也不去找风刃了,转身回了自己的祁阳红。

在房子没有完工前风天逸不打算再去找皇叔了。

羽还真在风天逸离开后擦擦汗。还好,也不知道王爷想干什么?图纸画好了就自己给羽皇嘛。还让我跑一趟。不过,这张图纸还真是巧妙无比。也不知摄政王师承何处?

一个月后……

皇叔,来尝尝侄儿刚刚学会的汤汁吧!风天逸端着刚煮好的汤来找风刃。风刃听是自己侄儿刚煮好的心中自是愉悦。将汤端过来喝了。

风刃看起来很是满足“天逸做的很棒,汤的味道很好。就是天逸……你是不是放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顶着风刃询问的目光风天逸说“没有加奇怪的东西,只是一点药而已。”

风天逸看着自己的皇叔快要坚持不住后,就上前把风刃公主抱抱起来。要是以往自己不被公主抱就是万幸了,那有机会抱皇叔……

"天逸……”风刃感觉自己越来越困。这小子,胆子变肥了啊。

屋内点着熏香,各种装饰都带着奢靡的气息。天逸这次行动还真是迅速啊!再看看自己身上的大红袍,摇摇头。这都是跟谁学的?都会。玩情趣了。风刃抖抖衣服,这衣服除了是红色的,其他的地方自己还是挺满意的。

“金屋藏‘娇’?理解的不错啊!”

问掉坑里被逼婚,该怎么办?

“皇叔……”风天逸小声唤着风刃。

“嗯,怎么了,天逸?”

“对不起,是我连累皇叔了。”风天逸站在坑里,整个人都被泥土染脏了。低着头,明明是为了和皇叔一起出来玩的。只是没想到会掉进坑里。

“没事的,皇叔又不是没掉过。等裴钰找来就好了。”

至于两叔侄为什么掉坑里?

早上……

“皇叔,今日休息不如皇叔陪我外出打猎吧?”

只要皇叔同意,就把皇叔带去那个地方,然后就是表白,一定能成功的!

“哦?原来羽皇一大早来本王这,就是为了来找本王打猎的?”

“皇叔……风刃看着风天逸因为不高兴而皱眉的样子。不禁想起了风天逸小的时候……

风刃刚从战场上回到南羽都,自己的皇兄就把风天逸像扔球一样扔到自己怀里。看着被扔还睡得很香的风天逸。风刃第一次感觉心疼,这个小团子被扔了还睡得这么香,一定没少被折腾。

风刃露出了连他自己也想不到的温柔。“小孩,以后就是皇叔来照顾你了,好不好?”

风天逸好似被弄得不舒服,扬起小手在风刃脸上乱抓。

“呵呵呵……好了好了,乖啊……”风刃拍拍风天逸。风天逸有人哄着就又睡下了。

后来,风刃一直照顾风天逸,在有风刃做后台了风天逸更是顽皮。

有一次居然跑到了猎场……在风天逸一个时辰后还没有回来找自己风刃就发动了全部下人去找风天逸。后来风刃一直找到晚上才寻到猎场,因为太黑了,脚底一滑也掉进了坑里。

“皇叔,我害怕。”风天逸,看到自己的皇叔就好像是找到了支柱 。

“天逸不哭,天逸乖 皇叔在。”风刃看着这坑洞。有些深?而自己还没有展翼,这可有些麻烦了。只能在洞里先休息一晚了 。

“皇叔,天逸困了。”风天逸在见到皇叔后就放下了,一直绷着的精神。

“好……天逸睡,皇叔帮天逸看着。风刃脱下自己外袍披在风天逸身上,将人抱进怀里。

“睡吧……”

到第二天早上雪凛来检查自己的陷阱。看到风刃他们,吩咐属下将风刃和风天逸救上来。

自己则坐在坑洞边上。“啧,风刃你和你侄子这是屋子住腻了 ,出来尝尝鲜?”

风刃看向自己的好友:“别说了,快把天逸先救上去!”……

回忆结束,风刃看向风天翼。“好,皇叔应了,你。”

在到了猎场后,风天逸的马失控了。风刃为了救风天逸也一起掉进了坑里。

风刃在坑里看着低头认错的风天逸。笑了出来想:这回,会是谁来呢?

然后上前去抱住风天逸如同当年一般安慰风天逸。

“皇叔,我喜欢你……”

“嗯”

“皇叔,我爱你……”

“知道了。”

“皇叔,你嫁给我吧……”

“好……”风刃……刚才自己说什么了?

“皇叔真的吗?”

风刃不语

真的,天逸你可知你想的便是我想要的……

“怎的,又住腻皇宫了?你俩叔侄怎的就对我打猎坑这么情有独钟呢?”

风刃……

这欠揍的声音,是雪凛没错了。“雪大人,你这次的坑挖的有些小啊!雪凛,你可知罪?”

“微臣知罪,来人!还不快将羽皇和摄政王接上来。”

“皇叔,你可答应我?”

“王爷要答应什么?可否让为臣知晓一二?”

风刃看着这左右夹击,无奈抚额。真是躲不了。“行了,回去就准备吧。”

“谢皇叔赐婚!”

雪凛撇撇嘴,没八卦。算了,回去还有好戏看呢。来这一趟也不算亏。

风刃看着两人一脸高兴的样子,又抚了抚额头。

自己这算是被逼婚了吗?虽然是这么想的,但嘴角还是勾了起来……

(至于原表白的场地……羽皇表示成大事者因不拘小节)

皇叔,天逸要飞高高

“皇叔。”

小小的身影紧张的抓着自己皇叔的衣袍,今天又闯祸了呢。要被父皇知道又要被罚了。

“天逸,你这样子是像谁呢?”

风刃自然是从属下那里知道风天逸今天又闯祸了。小小年纪挖自己师傅的酒!这的到底是像谁?

如果风启知道风刃的疑问,定是要回忆一下还没成年就往战场上跑的风刃。等回来后知道自己寡不敌众就往母后和自己嫂子后面躲。 真怂!怎么敢往战场上跑不敢面对自己的兄长和父亲?

可惜了,风启正满皇都找风天逸“死小子,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真是反了天,都敢挖自己师傅的酒了。”

而这会风天逸正老实呆在自己皇叔怀里,为自己解释,看着自家皇叔风天逸小声说

“皇叔,是有原因的。因为……因为……”

听着风天逸的声音越来越小。风刃就知道要糟。果然风天逸趴在风刃的肩膀上哭了 ,把72眼泪一鼓脑的全抹在有洁癖的风刃身上……

“天逸先別哭,告诉皇叔是怎么回事……”风刃轻声安慰着。

“皇叔,嗝……皇叔,天逸今天听到师傅说羽族在成年后都会展翼。天逸不会,天逸没有翼孔!天逸飞……飞……飞不起来,天逸听说一醉可以解千愁……”

这孩子……风刃心疼的吻了吻风天逸哭花的小胖脸。一手抱着风天逸一手拍着风天逸的背后给他顺气。

“天逸乖,别哭了。你一定可以飞的,就算不能飞,你也是未来的羽皇。有谁敢说闲话?”要不是自己还没展翼就带着天逸看看这澜州大陆了……

“风刃,你太惯着他了。”风启被风刃拦下后。 做足了兄长的姿态,要和风刃谈心。

“皇兄你很闲吗?政务和嫂子不用管吗?当初把天逸扔给我的时候,怎么没这么重视?呵"

天启看风刃的模样也知道自己的弟弟是又要护着天逸了。也不自找没趣。其实也是因为心虚 当初把风天逸交给风刃的时候风刃也才只有。十几岁,唉……总是自己对不起他们。风启摇摇头,离开了宣勤殿。

风天逸等到父皇离开后又扑到风刃身上。“皇叔,我是亲生的吗?为什么我没有翼孔。皇叔,我害怕!”

“说什么呢?你是我的亲侄子。南羽都下一任羽皇!不就是不能飞吗?等皇叔展翼就带着天逸飞好不好?”风刃看看怀里的孩子,是越发的心疼了。这么小的孩子。算了,王兄不养我来养好了。

只叹世事无常,风启在风刃展翼之前就仙逝了。风启让风刃来辅佐风天逸。 就离开了,只留下两个都还末成年的孩子。

风刃要面对的是虎视眈眈的大臣只好用铁血的手段放倒了一批造反的人。但风天逸还小,风刃只好将冷酷残暴的摄政王做下去。这一做就是数十年。

其间风天逸慢慢长大,也慢慢懂事了。居然相信了别人的说法,说是‘自己的皇叔想要谋取羽皇的位子。’

叔侄两人也就越走越远。一见面就是针锋相对。渐渐地两人都默契的没有再提过飞的事。

“天逸、天逸怎么了?”

“没事皇叔,只是想到以前的一些事了。”

说到风天逸小时候,风刃就没忍住笑了。

“你那时候小小的一团,白白嫩嫩的,可可爱。王叔可是喜欢的紧呢。”一边说着一边还用手做了一个大概。

很久没见过皇叔笑的那么高兴了。风天逸愣住了。“是吗?”风天逸看着天空有些落寞想:自己再没可能飞了。可,飞在天空的感觉真的很好……很自由。要怨,也只能怨自己的任性了。

风刃看风天逸看向天空眼中流露出向往和懊悔。就知道自己的侄儿在想些什么了?自从失去翅膀以后,风天逸常会望着天空出神。

“天逸,还记得皇叔答应过什么吗?”

“皇叔,可以吗!”

看着天逸面露喜色,风刃暗笑果然还是孩子。

“皇叔你看那里,那里是皇叔的宣勤殿…。皇叔……”

被风刃抱着飞起来的风天逸像是一个得到了糖的孩子。看风天逸这般开心,自己藏在心中的妄念也汹涌而出。但这可能吗?

天逸……

水中美人

在风天逸还小的时候,特别顽皮!

有次同几个人捉迷藏,他跑到了风刃宣勤殿后院竹林里的温泉。

风天逸藏好后不久,风刃就来泡澡。风天逸听到声音好奇的从假山的小洞口向外瞄去。看见自己皇叔正在脱衣服。就在心中默默数,风刃脱一件衣服,风天逸就在心里减一个数,三……二……一……

皇叔好漂亮啊,风天逸看着风刃的ro体口水在不知不觉间滴了下来……

“风叔叔,天逸在不在?”雪飞霜在竹林问风刃风天逸在不在。

风天逸听到是雪飞霜,暗叹不好。可不能让他看到这么好看的皇叔!

风天逸心下一急,踩到了地上的枯枝……

咔嚓……

风刃听到声响,嘴角微勾。风刃本就是勾人的单凤眼,再加上笑起来眼角微勾……被水打湿的头发落在风刃的锁骨和背后……

让风天逸来形容,自己皇叔就像是那勾人魂魄的水妖!

风天逸看呆了,跟本没注意自己的皇叔正朝自己走来。

“雪郡主,本王这里没有天逸。不如到别处去找找。”

“哦,那风叔叔我走了。”奇怪都找过了,会在那里呢?

风刃趁风天逸没注意从后面抱住风天逸。

“放开我!”风天逸被人突然抱起心中有些害怕可劲挣扎……

“你看看自己,跟个小花猫似的。要不要和皇叔一起洗?”风刃说着还用手擦擦风天逸的哈喇子。

在听到是风刃后风天逸就乖了下来,再被皇叔擦了口水,脸腾下红了。“好,和皇叔洗白白。”

……

风天逸近来不知道怎的想起小时候的事了,心中有了些许的想法。不知道能不能再看一次。

但想到皇叔对前任王妃南茵梦恋恋不忘的样子……

喜欢皇叔!要不,告诉皇叔吧……不,不能说,皇叔会讨厌自己的!风天逸摇摇头,试图把刚才的想法摇出去。

要不……再去看一次吧。表白的想法才压下去就又冒出了更加有诱惑的想法。

于是乎……

“陛下,您真的要这么干吗?”杜若飞对于自己陛下越来越大胆的想法瑟瑟发抖。这摄政王虽然将权力都交还给陛下,但……

“废话,让你干就干。最多两天,我要结果!不然……”

“是,属下去办。”

两天后……

“陛下,王爷去温泉了。”雨瞳木在风刃的宣勤殿整整守了一天,才盼到风刃去温泉……

“好,你们都先退下。”风天逸挥退众人。一个人进了后院。打开机关,假山在风天逸面前裂成了两半,假山底下是地道……

“这四个人平常跑的挺快 ,没想到这件事做的不错。”风天逸感叹。

很快就到了出口。

沙沙……竹叶被风吹起,互相摩擦出声。

风天逸依旧是躲在记忆中的假山后面。

他来的正是时候,摄政王风刃正在散头发……

风刃抬起手,将头冠拿下,三千青丝随之落下泼墨般的头发被水染湿。

“皇叔……”风天逸眼中渐渐染上了情欲……

那接下来便是……脱衣!

不知不觉间风天逸留下了如同当年一般的口水,外加……当年没有的鼻血。

深紫色的衣袍被风刃一件件退下,很快脱光了衣服。

皇叔,保养的很是不错嘛!要什么有什么!这哪里是凡人?分明是惑人心神的妖!

至于风刃?他在雨瞳木他们挖地道的时候就发现了。风刃也就将计就计。风刃想:自己,也是希望如此吧!

“来了?不如为皇叔我弹奏一曲吧!”

……

“出不来了?卡那了?要不要皇叔抱你?”

风天逸……之前怎么没有发现皇叔这么恶劣?

风天逸慢慢离开假山的范围。

“好,弹,当然弹!如何能辜负此等美景!”

于是到后面就演变成了,风天逸在凉亭里忍着情欲弹琴 。风刃在温泉里忍着情欲喝酒听琴。直到风天逸在弹错第十二个音后,一恼将正在弹得曲子停下 ,又弹起了另一首曲子……

风刃昕见曲子眼睛微脒“陛下,你的心还是急了……不过……陛下你过来。”

风天逸停下了曲子,带着胜利微笑走到风刃身边。

风刃一把搂住风天逸,将人扯进温泉。风天逸落在了自己皇叔的怀里。

“陛下和皇叔一起沐浴吧。”风刃一边说着,手里也不闲着。一件件把风天逸的衣服脱下来。风天逸的衣服被退下,漂浮在叔侄身边。

最后风刃把风天逸的头冠拈了下来,风天逸的头发也散在水里,两人的头发在水里相织交缠……

两人越离越越近……

互相亲吻在一起,相互掠夺着对方的邻地,都不肯让步……

一吻过后……

风天逸气喘吁吁的趴在风刃的肩膀上。

“天逸,我喜欢你……”

“皇叔,我喜欢你……”两人同时向对方表白。就在俩人又要亲在一起时……

“王爷,雪大人来了。”裴钰在外面突然通报到。

两人……

风刃上岸穿衣,出了竹林。留下风天逸一人在温泉里发脾气。

晚上,雪凛洗澡的时候发现有很多的男子围在自己的浴室边上。

“你们是什么人?”

“禀大人,是羽皇让属下们来……服适您沐浴的”

雪凛……

虽然打得过羽皇但打不过羽皇的靠山……

他能怎么办?┐(─__─)┌

关于皇叔出去没带小孔雀的后果

风刃最近很苦恼,自己的侄子不理自己了,就连礼物都被送回来了。

只是出访人族的时候没带他而已,更何况天逸还在上学怎么可能带他出去。

但想着,带着些许婴儿肥的侄儿怒气冲冲的对自己发表不满的样子,还真是有些可爱呢。等过些日子天逸消气后再去看看他吧。

“可恶皇叔真是太坏了出去玩居然没有带上我。”风天逸躺在树上搭喇着小短腿,对着空气发泄着对皇叔恶行的不满。

从树上折下一段树枝用最佛系的方法来决定要不要原谅皇叔这个问题。

“原谅、不原谅……原谅、不原谅,啊!”答案是不原谅,爆燥的风天逸将树枝扔远,在快把自己周围的树枝都折光后,终于决定只要皇叔带着礼物来找自己,自己就原谅皇叔。

“殿下,殿下,你在哪儿?”皇子又不见了。祁阳宫全员出动出来找人。

真是的,还是皇叔最好。不不不,自己还没原谅他呢!

最后,风天逸在自己的寝宫里等了一个晚上,也没等到皇叔。

只得到了两个黑黑的眼圈,风天逸下定决心。这次一定不会原谅皇叔。然后风天逸就带着特别的饰品在学堂睡了一天。

梦里风天逸梦到自己被父皇罚了抄书,不抄完不许吃饭。那时候自己可委屈,明明是雪家的那个先动手的,为什么要罚自己?

好饿,想吃生切十二品和生鱼片了。

风天逸感觉自己饿的有些眼花了。

扑通……有人过来。谁这么大胆?

“天逸、天逸在里面吗?”风刃轻声唤着风天逸的名字。

“是皇叔,皇叔!”小小的脸上露出欣喜。

“天逸我给你带来了生切十二品。”

皇兄也真是的,怎么罚的这么狠?这可是我连头发都不忍心让他掉的侄儿啊!算了,皇兄不心疼我心疼还不行吗?

“天逸你先去旁边吃饭休息一下,剩下的皇叔来抄……”

“风天逸,风-天-逸!”

“主上、主上。师傅,在叫你。”

风天逸在师傅和4F的千呼万唤下才悠悠醒来。

其实皇叔一直很宠我,要不然……要不然就原谅他这次吧。不行不能原谅。风天逸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无视了师父和4F离开了学堂。

傍晚,洗白白后的风天逸迈着小短腿在风刃的宜勤殿外徘徊。

“只是过来看一看的,并没有原谅他。”小大人一样皱着眉头给自己打气过后。趴在窗户上看着里面的皇叔。

在风天逸来的时候风刃就知道了,故意走到窗边做赏月的样子。

风天逸看皇叔要发现自己了,赶忙跳的地上。用自己两条小短腿跑路。

坏就坏在风刃的宣勤殿要改一些东西,到处都是石头坑洞。

风天逸在偷跑的时候被一个坑绊倒,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地面,风天逸把肉呼呼的小手捂在了脸上,并没有想象中的疼痛。

风天逸感觉自己被抱了起来,自然是知道谁救了自己。转过头去看那个人。

“我没有原谅你,只是……只是路过而已。”

“是,是,天逸没有原谅皇叔,是皇叔要找天逸道歉。天逸原谅皇叔好不好?”

天逸红着脸把头扭过去不说话。

风刃看着怀里红得跟熟虾不相上相上下的团子笑着继续花言巧语。

“那,那皇叔我的赔礼呢?”

风刃看着小脸通红的天逸想:这么可爱的侄子一定要好好宠着才对。他那个皇兄也真是。

“当然有”

把怀里准备好的机关鸟递给小团子。

“那……那还要……还要和皇叔一起睡。”

“好,皇叔和天逸一起睡。”

梗是 @夜夜流光相皎洁 太太提供哒~

如果只是少年

1

在风天逸展翼过后风刃在凉亭中喝酒。

“王爷别喝了。”

“裴钰,你说为什么人总是过不了情字呢?”

“属下不知。王爷,该回了。”

“不知……不知……不知……罢……罢……”风刃慢慢睡着了。

裴钰看着风刃想起风刃先前做的打算,叹了口气“王爷,你太累了。”

2

“天逸,你和易茯苓的婚事准备的如何?”

风天逸执棋的手一顿。“早就备好了,不知皇叔日后作何打算?”风天逸压下心中的怒火,为什么?为什么只能是叔侄呢?皇叔……你对我可能只是那可笑的亲情吧……

“陛下都抱得美人了,皇叔还留在这南羽都干什么呢?只能去游历当年年少未能走完的九州大陆吧?”

风刃跟着风天逸的前一步将棋放下,只是如果仔细一看执棋的手已经不稳了。

“那便祝皇叔游玩快乐。”悄悄将手里的粉末洒落在地,又拿了一颗出来……

3

南羽都到处都洋溢着喜庆的气氛,红绸挂满了南羽都。问过路人,方知原来今天是羽皇迎取羽后的日子,羽皇在今日要大赦天下。

4

婚礼上……“来人,抓刺客。”一个蒙面的人闯进大殿,手中的剑闪着摄人的光芒。向风刃刺去,风天逸连忙扑上前挡住,但就在最后风刃展开了深紫色的羽翼,将风天逸保护在羽翼中。

那把剑也深深地刺入了风刃的羽翼根部。

“啊!”风刃的羽翼因为痛而收回,风刃在风天逸面前倒下……

衣袍被血染成了红色,同风天逸的婚服甚是相衬。

“天逸,最后答应我……将皇叔的宜勤殿封了……”

说完风刃便失了气息。

风天逸看着风刃在自己面前失了气息。

“皇叔!”风天逸抱着这风刃发出了悲鸣……最后南羽都的红绸全部换上了白绫……

5

很多年后,风天逸在位数十年中没有任何一位羽后。相传羽皇在年轻时有一位挚爱,后来爱人死了。羽皇黄就再没人动过情……

6

在风天逸生命最后,风天逸打开了被尘封的宣勤殿,如同当年一般无二的摆设。

自己送给皇叔的栖梧也被修复好。

风天逸双手抚上栖梧,回忆着当年风刃最为喜爱的《因梦》。

“皇叔……”

“啪”

琴从中间断裂开来,被挖空的琴身中封藏着一封信……

7

天逸这封信只能算是皇叔的妄想吧……

如果,你能看到那便是弄人的缘分吧!

天逸,皇叔第一次见到天逸还是天逸很小的时候。那时候你举着桃花糕到皇叔的面前,皇叔的心在瞬间便软了下来。再见到你是因为皇兄的离世,那时候你哭的很惨。我就下定决心要护着你到我死……

只可惜皇兄的熬鹰,让你远离了我……

再次见到你,你已经是翩翩少年。或许是回来的时候你太累了,就睡着了。

你不知道,那个时候我心中的感情就已经有了变化。

但,天逸……我怎能让你折在我手里呢?

天逸,算皇叔最后一点的奢求吧。天逸,我想让你知道,皇叔一直喜欢着你呢!

8

“皇叔!”风天逸哭了,老大的人哭的还像一个小孩。抱着栖梧的碎片哭得很伤心,累得睡着了……

9

第二天,南羽都再次挂满了白绫……

皇叔,若是能在少年时就陪你游遍九州,那就好了……

别打我(╥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