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航

喜欢杂食,偶尔来份黑暗料理

故人归(极短过渡)

“想来陛下是认得这件礼服的。那臣便同陛下说些您不知道的!为了洗净礼服上最后一丝的血腥,用了十几盆的净水;为了补全礼服上的洞孔,十位绣娘用了三天才补齐。王爷将这礼服视做珍宝,说有一天希望同着同样身着红色华服的爱人正大光明的走在南羽都!陛下成人礼时王爷说:这也算是变向的圆了愿……”裴钰平淡的叙述着对风天逸来说极为残忍的事实。

“还有吗?”风天逸避开了礼服拿起了有新有旧的那叠见不得光的废纸……

“想来陛下看到羽箭向王爷射去因该很是开心吧。只是很遗憾,那本因是取您性命用做投诚的!只不过全部被王爷拦了下来……”裴钰心中冷笑,这样不是很好吗?

风天逸颤抖着手将信件一页一页的翻阅,可能这轻薄的几张纸在他手中会有千斤重吧……

“陛下展翼了吧。”裴钰又一个重炮轰向了风天逸……

“你怎么知道?”风天逸有些震惊,这件事风刃都不知道……

“怎么知道吗?因为陛下的羽翼是王爷用自己的血养出来的啊!”裴钰有些病态的说着。

风天逸手抖将手中的信全部洒落在了地上,唯一没落地的是一封有些破旧的信……

“天逸,其实你是应该看不到这封信的。但裴钰这个大嘴巴是不是又乱说了?天逸,其实皇叔特别的喜欢你。但皇叔不能自私,天逸你应该是翱翔在天空的鹰……

还有啊,皇叔在后山底下种了很多花呢。皇叔要不在了天逸可要帮忙照顾一下啊!在花的后面还有一间小木屋,里面的摆设都是按照你喜欢装饰的。就当作是你成人里的礼物吧……

天逸,皇叔可能要食言了。皇叔不能再陪你了,对不起了。皇叔答应天逸的皇叔没能做到,陪不了你一辈子……”

风天逸紧握着信纸,那双臂蓝色的眼中累积着沉重的悲伤“皇叔,还真是……又错过了呢……”

故人归中

接着上一次的_(:з」∠)_
当风刃赶到时刚好看到一支闪着寒光的利箭从暗处以刁钻的角度射向风天逸,风刃想也没想就挡在风天逸身前,利箭几乎全部没入风刃身体里。

风天逸听到羽翼扇动的声音转过身“皇叔,你看此间风景如何?”

“羽皇选的,如何能不好?”风刃看见了风天逸身后有更多的箭射来,瞳孔紧缩。而风天逸也看到了向风刃和他射来的羽箭,嘴角微勾……风刃今天终于可以做个了断了。

风刃心下一狠将风天逸一起扑下悬崖,射过来的射箭息数没入风刃的身内……

风刃看着笑着的风天逸,风刃抱着他轻声道“还好是红色,还好没毒,还好可以做完最后一件事……”风刃将风天逸用羽翼包襄住就像之前的每一次一样……

“再见了天逸……”

风天逸听到风刃的话后,让他感觉有什么对自己很重要的东西在悄悄离开……

嘭……

很久之后风天逸醒了过来,发现自己半点没事。风刃则伏在风天逸身上,身后的羽翼因为折断而无法收回,身上还插着数十支的羽箭……

风天逸推开风刃,展开羽翼。金黄色的羽翼璀璨夺目如同他的主人一般高贵。风天逸回头望了望风刃“终究不是原来的皇叔了……”

最终还是自己一人离开了。风天逸的羽翼是在成人礼的前一个月生出的,虽然是莫名其妙的展翼但结果终归对自己有利,这样以来扳倒风刃有了更大的把握……

在风天逸回宫后一切全部都己尘埃落定,裴钰和雪凛中途“背叛”了风刃,导至风天逸没有一丝伤亡就获得了这场硝烟的胜利。

“陛下,臣想问一下,这前任摄政王现下在何处?”裴钰和雪凛问风天逸道。

“风刃?想来如今因该还在后山悬崖崖底吧!”风天逸乎视了心中的罪恶。他早不再是你喜欢的那个人了,再说在他要拉自己一起跳崖的时候自己与他就没有任何的感情了!

“风天逸,你!你!你好得很呢!”雪凛扔下一句话便带着裴钰快速离开……

崖底……

“我还没死吗?呵,可真是恶有恶报!真的不来吗?最后一眼也不愿再看到我吗?”风刃在风天逸离开不久也跟着醒了过来,全身或多或少都受了伤,导致无法动弹。夕日从容不迫的摄政王如今只能无力的等待死亡,风刃感觉自己的生命随着血液的流出而跟着流逝。

“希望你能看到最美的烟火……”

“风刃,别闭眼!”雪凛赶到时看到的便是夕日优雅从容的好友如今只能无力的等死……

“雪凛……”

“陛下,雪凛和裴钰将前任摄政王带回来了。须要让太医去看看吗?”雨瞳目回风天逸。

“让薛襟去看看吧。”风天逸始终没办法忘记风刃最后的那句话……

薜襟被雪凛拎着领子到了牢房,好不容易能够保住风刃的一口气让风刃醒来……

风刃醒后看着牢房和雪凛几人说不失望那是不可能的但又无可奈何。这不正是自己所想要得到的结果吗?

“雪凛,无论我是死是活,都同他说我死了。我和他都累了……”

“行,我本来也就没打算告诉那小儿。”雪凛答应的很爽快。在一旁的薛襟有些忐忑,这可是欺君!

而裴钰则没什么表示。

“记住答应过我的。”说完风刃便又昏了过去。

“陛下,他去了。”裴钰向风天逸禀告道。

“哦,既是罪人死了又怎么样。”风天逸把玩着一把暗紫色的羽扇……

“天逸,这是用你揪下来的羽毛做的,你看好不好看?”风刃拿着羽扇献宝似的在风天逸面前摇了摇……

“陛下,要举行葬礼吗?”裴钰问风天逸,他也自是知晓风天逸手中的羽扇“王爷,值吗?”

“为罪人办葬礼吗?”这便是不办了……

风天逸将当初被风刃贬的官员全部提了上来,而风刃原本的爪牙全部贬的贬,流放的流放。雪凛和裴钰有“功”,雪凛被封王,而裴钰则留在风天逸身边。

“陛下,前摄政王谋反,实在罪无可恕。因斩下其羽翼以儆效尤!”被提上来的官员各种羡媚,那姿态令人做呕。

裴钰见风天逸似是在考虑可不可行,心中不免悲创……“王爷,臣希望您是真的死了……”

夜晚,为了庆祝风天逸夺回政权,烟火照亮了整个南羽都的天空。如此的美又如此的刺目。雪凛过了今晚便要离京了,如今这京城也没有他所留念的东西了……

“陛下,我带了点东西来为陛下祝兴!”裴钰将风刃那套红色礼服连着那些“见不得光”的信件一起呈给风天逸……

故人归上

之前的羽翼梗_(:з」∠)_
澜洲大陆的羽人在求爱和动情时都会不自主的展翼,如同雄孔雀为了同雌性求爱一般无二。
而整个南羽都知道羽皇风逸是性冷淡,从未听过他对任何一人展翼示爱……
宣勤殿里在外面就能够听到令人脸红心跳的喘息声……“皇叔,轻……轻点。”传说中的性冷淡羽皇正回自己的叔叔相拥交缠在红锦绣鸳鸯的被褥上……
一阵的快意冲刷着风天逸,这是自己的皇叔。自己曾经爱过的……
很明显的风刃的羽翼已经展开将风天逸包裹在内,而风天逸如同传言中一样身后丝毫没有羽翼的阴子……
“天逸,可是不爱皇叔”风刃伏在风天逸的耳边问道。
风天逸没有回答风刃,他的事万不可被任何人知道。更何况是对皇位虎视眈眈的风刃!
“ 天逸,不要相信任何人。你没有羽翼的事是万不可被任何人知道的。风刃更不能相信!”父皇的呵嘱依旧是如此的清晰而又刺耳……
又于风刃他不敢赌,明明之前那么一个风度翩翩的公子,但在父皇死后却被权力迷了双眼,残忍而又令人作呕……他再也不是那个皎洁如明月的淡雅公子……
既使是片刻的温存也是互相防备再没能有当年的相依相悉了。
“天逸,如果有一天皇叔离开了。天逸可不要哭鼻子哦!”风刃抱着风天逸用最为温柔的声音说着最为残酷的话。
“那我可是会放礼炮与天下共庆!”风天逸一时嘴快将心中所想的话全部说了出来。
“皇叔可舍不得天逸……”
风天逸闭上眼睛不再说话,但是风刃那对可恶的羽翼轻划过着自己的身体,在之前风天逸是爱惨了这对深紫色的羽翼!
但如今,这对羽翼的存在像是在无时无刻的提醒他的无力与弱小。
风天逸的成人之礼迫在眉睫,成人礼之后风刃就要交还政权。但被这纸醉金迷所蛊惑的风刃还会乖乖的交还政权吗?
想来只怕是过成人礼道个虚名羽皇便会从南羽都的历史上就此停笔吧。
而这南羽都只要有一个姓风的皇者就够了,这便是你死我活的局面吧……
“王爷,准备好了。”裴钰来向风刃禀告进程。
“下去吧。”风刃坐在风天逸身边看着他在睡梦中依紧邹的眉,心中不免有些叹息。拂平风天逸紧邹的眉头,让裴钰先行下去。之后就一直盯着风天逸,怎么都移不开目光……
而风天逸早在裴钰来的时候就醒了。在听到裴钰向风刃的报告后心中仍旧不勉悲憷,要动手了吗?真的没可能再回到之前了吗?
风天逸对风刃是彻底的失去了感情,剩下的只是夺回皇权的决心……
成人礼到了,这天是多少人所期待的一天,因为在今天过后南羽都将确定它真正的主人。
这天风刃为风天逸穿上了红色的礼服,金边纹祥云的祥式,五爪金龙盘在衣摆和两袖上为少年帝王添了些威严……
风刃今天也一反常态的穿了一身艳红的礼服……
远远望去似是一对新人。
“天逸,皇叔如果离开了。天逸可莫不要哭鼻子。”风刃再次同风天逸提起这件事。
“我还是那个回答!”
“好,皇叔答应你。给你放最美的烟花!”风刃眯着眼笑着说道……
“王爷,雪大人说羽皇用来刺杀您的那些人,说是要拿陛下的性命来向他投诚”裴钰向风刃说道。
风刃听到后展翼向裴钰说得那个悬崖飞去……


记梗

在风天逸离开南羽都后,澜洲大陆受到外来入侵。风刃成为了吸血鬼,后来追外族而来的猎人封印。沉睡千年被转世的风天逸当作收藏品。醒来后认出风天逸然后是鸡飞狗跳的恋爱……
(写的时候可能会稍做修改……可能会等很久很久很久……)๑乛v乛๑嘿嘿

归家

中秋贺文,赶得急字数不多_(:з」∠)_
十年的寻找让风天逸的信念不再像刚开始那般的坚定,他开始想念南羽都了,想念那个一直在他身后站着的人……

往事仿佛历历在目,他指满江山时的豪迈,他拂琴时的平静优雅,他下棋时的忙里偷闲……

想皇叔了……

但风天逸不知道因该怎样再去面对皇叔……

直到……

“你找到了吗?”一个小男孩问捡到面具的小女孩。

“嗯,你看。”小女孩手中的面具正是当年白庭君死时带着的面具。

两个孩子都太像当年的白庭君和易茯苓了,真是命啊……

风天逸没有任何异常的走开了,但湿润的眼角和一瞬间白了的青丝都在为风天逸沉默的诉说着他的后悔与解脱……

羽人的寿命何其之长,十年对与羽人来说也并不算是短。

想到那个人因为自己的任性失了自由被困在南羽都十载,甚至是久远……

风天逸哭了,什么坚持,什么尊颜都不要了!如今的他哭得像个迷路孩子……

在看到他们二人的转世之后风天逸心中被厚重雾霾所隐藏的回忆也得以重现光明……

十二年前正处于人生最为大胆的时期风天逸在喝醉后向心心念念的风刃告了白,那天晚上风天逸亲了风刃。

但第二天便忘得一干二净。

自那之后风刃就不愿见到自己,更不愿同自己说话。

后来的自己做了什么?呵呵呵原来最开始错得便只有自己……

回家……要回家……回到有他的地方……

等风天逸再次回到南羽都时,一都晃如隔世。

“裴钰现下是何时了”

“陛下己经申时了,今天就且歇下吧。”裴钰劝阻到。

风刃摇摇头“不行,我要代天逸守好这江山……咳……咳咳……”裴钰沉默不语每到这个时候王爷中会病倒……裴钰知道没法子再劝,便将文章拿来,并帮风刃被上了一件黑底纹金祥云的大袍……

“禀陛下,外面有一个人说想要见您。还让小人将这枚玉佩交给陛下。”侍卫将玉佩呈上……

“快……快把人请进来……咳咳咳咳……咳……咳!”

风刃急于见到那个没良心的人心中一急咳出了血

“陛下……”裴钰看到风刃吐血有些着急,他知道是谁回来了,那个王爷等了多年的人……

等风天逸进来后看到的便是自己身形肖瘦的皇叔,风天逸快步上前抱住风刃“皇叔,我回来了……”

“没事是了,南羽都还在,都好好的。皇叔都给你好好守着了!”风刃回抱住风天逸拍拍风天逸的背安慰他。

“皇叔,我再也不走了,再也不要离开你!”

给大家的中秋祝贺
文要拖一段时间

迷途(2)

是夜……

“殿下,一切都准备完毕。只是殿下一定要这么做吗?”雨瞳目几人向上首的风天逸问道。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没有这一段记忆呢?准备?准备什么?风天逸在宫殿的边上看着一切的发生……

画面突然跳转……

张灯结彩的太子府大红宫灯燃得比平时都更加明亮,大红的婚桥停在门口。“新娘”被搀扶着跨火盆……

突然风天逸感觉眼前一片漆黑,身体飘浮在空中,无力感让风天逸如同困兽一般挣扎。

在梦外面的风天逸也皱了眉头,一只手轻轻拂平了风天逸皱着的眉头。

“回来,到底做对了吗……”很轻很轻的叹息,渐渐的被风吹散……

在梦中的风天逸也平静了下来,在黑暗中响起了一个他的太傅的声音“殿下,王爷已经走了望殿下节哀……”

风天逸的心突然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紧紧握住,疼的让人至息。

“天逸你是未来的君王,怎可做出此等不孝之事!”是父皇的声音……

“天逸,你不该的……”这个声音自己不认识,但为何会有些许安心呢?

“天逸,再见了……”

风天逸被惊醒坐起打开了床头的木盒,盒中安然躺着依旧华贵的凤冠,岁月并没有将它的光华洗去……

“我有和别人成过婚吗?”

“殿下,太傅来了。”社若飞几人摆足了架式要拉风天逸起来,要知道殿下从小就很闹,除了“他”殿下就没听过谁的。

每次叫殿下起床都要全副武装,要不然等殿下起来后就要在身上留下很久难消的鞭痕……

这说起来都是泪啊!社若飞几人回想往事都是泪流满面的。

“殿下……殿下?”杜若飞几人感觉不太对又多唤了几声,才发现卧室里没人!

几人互相看着,一段时间后……“来人啊,殿下不见了!”

而风天逸在被梦惊醒后就起来了……

一个人出了寝宫。在宫间的小道上漫步。幽深的宫道像之前的梦一样黑特别黑……

清冷的宫道时不时的行过三二个宫人,在看到风天逸后都忐忑的低头行礼。

风天逸看着宫道两边跪着的宫人心中对这些本因习以为常的规矩感到烦燥。

徒步漫行到宫中最高的眺望楼……

站在宫中最高处眺望整个南羽都那边缘的地方是看不到的。

“很大,对吗。”

风天逸转头看到自己的父皇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站在自己身后……

“父皇。”风天逸低头向风启行礼。

风启让风天逸放下,走过风天逸到了眺望台的边缘对风天逸说“太大了……但不只是南羽都,还有更远的更广旷的地方都是我们的领地。天逸,你明白吗?”

风天逸听不懂自己父皇所说的话,但还是回答“明白。”

……

“你恨我吗?你的清风死了。”风启一直盯着一个方向看,好像那边有什么让他很在意的东西似的。

“没,不恨。那不过是只乌而已。”风天逸不明白风启问这个干什么。

“是吗?希望真的不恨吧。”风启叹口气,似乎是在回忆什么。

“父皇,儿臣先行离开了。”风天逸感觉风启很不对劲。

“行了,你先回去吧。还有,你的太傅‘他'如果要做什么就让‘他’做吧。‘他’自是有这么做的理由”

“是,儿臣先告退。”风天逸匆匆离开……

再次走在宫道风天逸对风启说得话有些不解,父皇好像意有所指是自己的错觉吗?

在风天逸快回寝宫时一阵琴音吸引了风天逸的心神。

清幽,冷寂的琴声很快消失。让风天逸竟觉得有些可惜。

但没过多久琴声再次响起,不是之前听到的清幽,冷寂而是兵戈之势,如同千军万马奔腾而来。以破竹之势杀向敌人……

很开心的自己。可以点梗。会很慢!如果是其它我也喜欢的cp我也会写

迷途

风天逸在宫中的小路上懊脑的走着,身后是从小到大一直在一起玩到大的4F。

风天逸越想越生气,想自己一个皇太子既然会被一个没有武功的太傅逼得鸦口无言!真是怪哉怪哉……

雨瞳目几人跟在风天逸后也都奇怪为什么裴钰会回来?还成了殿下的太傅?那那个人是不是也回来了?

五人各怀心思的在宫路上走着……

只是越走越不对,宫中有这条路吗?

察觉不对的4F想要按原路返回,但风天逸却被眼前景物所吸引。

4F看到都暗叹不好……

不是什么美景但几人都无法说什么……

一座破败的宫殿,门扁上的字已经看不出原形残破的挂在正门之上,两边各有一盏白纸灯笼

与这宫中各各不入……

“白纸灯笼?白灯笼……是奠亡者的!”风天逸看着灯笼许久方才想起白纸灯笼是用来奠死的人的,是谁呢?

“你们四人有谁知晓 ,这殿中原本住着的人?”

“微臣不知!” 四人异口同声,身体都有些颤抖,这怎么会走到这个地方。四人都暗自祈祷希望风天逸别想到什么!

“噢,那进去看看吧。”风天逸对于自己面前的宫殿很是感兴趣,因为他感觉在宫殿里有好东西。

雨瞳目等人没拦住互相对视了一眼,心照不宣的分成了两组,一组跟上风天逸,一组去找皇上……

风天逸进到破旧的宫殿中仿佛是有人在暗中指引着风天逸穿过正殿到了后院中的花园……

似是为了再次证明它的破旧和年久,花园中杂草丛生,比之前院只多不少,乱石藏觅在杂草中窥视着多年以来第一个再次拜访这里的访客。

风天逸穿过杂草来到一张石桌前,只是被轻轻一拍就碎了一角。风天逸搓搓手指上的灰尘,似有所思的看着手指。自己是不是来过这里?

风天逸对这个破旧的宫殿生了更加浓厚的习趣,自己好像真的来过这,但是什么时候呢?

“太子殿下,这里被皇上禁了。你不该来的。”

太傅的声音从身后传出来,不知是不是错觉风天逸在他这个新上任的太傅的语气中听出了几分叹息……

“太傅怎么来了,难道太傅很闲?”风天逸很讨厌自己这个新的太傅,明明只是个书生!

裴钰没有回答风天逸的话只是背着手走到石桌边上,推倒了石桌。蹲下身子扒开土居然有一个木盒!

裴钰将木盒给了风天逸“殿下,有个人让我把此物交给殿下……”

风天逸没接。

裴钰见了也不气,“他”全部想到了。“殿下,宫里来了一位新琴师,他知道这宫殿的所有故事……”说着又将盒子给了风天逸。

“那个琴师叫‘南风’希望殿下能有兴趣。里面的东西……”裴钰笑了笑

风天逸见自己的太傅坚持也便只能将东西接下。正要打开看看是什么便听到裴钰说“殿下不必着急,回去再看吧。现下殿下该回了。”

风天逸也不想再同这个奇怪的人再待在一起,便离开了。

等风天逸离开后从后院又走出了一人。

裴钰行礼“主子”

那人摆摆手让裴钰退下……

得裴钰离开后那人走到石桌边上的枯树边上。看着枯木眼中带了些许的怀念和渴求“皇兄……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声音很轻,被风吹散在空中好像从始至终都没人在说话……

风天逸带着4F回到了自己的宫殿,挥退他人。风天逸打开了手里从那破旧的宫殿带回的盒子。

“这是……”

提前通知一下我要停一段时间。以后什么时候更也说不定。